嗯哼

# 吴邪✘王盟 #
         硬生生的把悲剧改成了he

      “要下雨了啊”吴邪抱着西瓜闻到外面一股子的土腥味。
      “果然是太久没下地了,闻到味都有点想了”,吴邪自言自语,王盟听到后只当他在想张爷。“去,收拾收拾准备回家”吴邪冲王盟说,王盟不理,自顾自玩电脑,能拖一会是一会,他可不想和这位爷换个更尴尬的地方待着。“哎我说你小子玩扫雷,把脑子都炸了?老子叫你回家”吴邪不乐意了,走到王盟面前站住,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呢,他想着,还是昨天晚上在床上更可爱一点。“老板,张爷已经回来了……”你不用再把我当做解闷的玩意了,王盟咽下后半句话,突然感觉自己自觉到可笑。“所以呢?”吴邪挑眉看他。
       “老板……”王盟有点犹豫,事实上,自从沙海回来后,他已经很少出现这样的姿态了。
       “比起老板,我更喜欢你昨天晚上在床上叫我的称呼”吴邪突然一笑,像极了花儿爷在戏台上的邪魅。他正想更进一步调戏眼前的人儿,突然身后有声音传来,“吴邪”。“小哥?”吴邪转身,身后人那淡漠的眉眼似乎夹着长白山的风雪。“我来和你道别,黑瞎组织人手下地”,“成啊,我去准备东西,回头联系胖子一起,我们几个又能聚聚了。”吴邪显得有些兴奋,很久了,三人不在一起,“不,我是说我和黑瞎他们”。吴邪顿了顿,问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张起灵看他一眼,转身离开。吴邪一愣,抬了抬脚,最终没有追上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追就追,杵在这干嘛”王盟看到他这样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。
       “干你。”吴邪关上门,心里的暴躁在这两个人的撩拨下达到顶点。“你不但不想回家而且还怂恿我去追别的男人,王盟,我是不是昨天伺候的你太舒服了才让你忘了你男人是个什么样的人,嗯?”吴邪说着,抱起他向他内屋休息的地方走去。
      一番运动过后,吴邪看着睡着的王盟翻身下床,动作熟练地开始抽烟,半晌,他掏出手机,发了两条信息出去,烟头明明灭灭映在他眼里。发送成功,熄烟,关机,上床睡觉。
       第二天一早,王盟在吴邪怀里醒来。“醒了?身体有不舒服么”王盟摇头“现在清醒吗”吴邪看着他,王盟有些无奈,这个人啊,专注看着他时,眼里的情绪几乎把他压垮。
      “嗯”
      “我六点钟的车,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走,我昨天晚上发短信已经让人忙盘口移交的事了,以后小花会照顾你的生意”吴邪眼神依旧难懂,王盟哂笑“这是嫖资?老板这么大方啊”。吴邪下床穿衣,对这句话不置可否。“老板放心,这盘口就算你不给我,我也会替你好好照顾的,我王盟有心。”
       “随你吧,我不会回来了。”吴邪随口一应,不再回头。
       “吴邪,去年你和我表白是在冬天,我想着啊,苍雪吹满头,也算是白首,现在倒好,你走的干净,他妈的你不是人。”
       吴邪听着他话中微微哭腔,到底没忍住,回身紧紧抱着他“你他娘的说句喜欢我让我不要走能死吗!啊?”王盟有些懵“老子说喜欢你就是喜欢你,不信这个偏信那些瞎话。还也算是白首,酸死人的话你是从那本拓片上看到的。老子我就是想和你变成老头。”
“那短信”王盟还是一脸懵
“老子准备求婚,安排一下不行吗!”

评论

热度(1)